觀音靈簽第84簽:莊子試妻吉凶宮位:下簽未宮

詩曰:因名喪德如何事。切恐吉中變化兇。酒醉不知何處去。青松影裡夢朦朧。

詩意:此卦寒魚離水之象。凡事不可移動也。此卦敗德招兇之象。凡事腳踏實地也。

解曰:寒魚離水。美中不足。若問營謀。不如莫起。

注:本作解除保安。

詳解:因為虛名而失去道德修養,哪裡能夠得到認同?忙中有錯更恐招來禍患;如人酒後茫茫,東南西北不知何處去,卻是在青松樹下睡著了!寒魚離水,美中不足,若問營謀,如何結局。此簽因名喪德之象,凡事勞費心力。本簽者。因名喪德之象。因之。凡事勞費心力而無益者也。為了攫取一己之名利。喪其德行。受世人辱罵。指摘者何用。神靈誡之曰。切忌忙中變作兇。本為善意。惟己之言行中不知不覺中。將善心變為惡而導致兇。易言之。君之命也。寒魚離水美中不足若問營謀如何結局。此簽有”忙中有錯”之意。奉勸當事人,凡事謹言慎行。人在忙碌或無意識的狀態下,很容易說錯話做錯事。也許本身並無惡意,但所謂”覆水難收”,很可能因此而傷害到對方。所以應時刻謹慎小心,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。如果是規勸對方,也不宜因為太過求好心切而口出惡言。否則原本的一番好意卻隨著情緒影響而變質,豈不甚是遺憾。相反地,對於他人的譏諷批評,也不要因此懷恨在心、甚至想找機會報復羞辱回去。須知”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”,凡事包容寬厚,可讓事情更兩全其美。

仙機:家宅:平吉。自身:利安。求財:不平。交易:諸祭。婚姻:事解。六甲:煞旺。行人:未至。田蠶:平。六畜:平。尋人。公訟:變。移徒:守舊。失物:無。疾病:反复。山墳:兇。

觀音靈簽第84簽:整體解簽

為了名位而喪失道德,這是不能苟同的。如此的話恐怕好事變壞事。第三句:迷盲不知去向

本簽精髓:莫為名位損道義,莫因盲目而造兇。

凡事做事:處境已經艱難,卻又造惡,這恐雪上加霜,前途更暗。本簽主旨在於告誡世人,切莫為了貪取利益、功名而喪失道德,以免命運更黑暗。本簽是開示簽,也是警示簽。總結,不要因為這樣,就那樣。凡事還是需要理性思考。

愛情婚姻:若問姻緣何時來?若求姻緣者,不要因為一時沒有姻緣,就不顧理性的選擇,而隨意交往,以免遭惹無謂的苦惱與損失。

若問心儀對象可否交往?不要因為一時的喜歡,或因為他漂亮,或因為他有錢,就不顧一切去追求。愛情需要理性思考,若是適合作為夫妻者,才是你的上選。所以,這件事情還是需要你自己思考,以決定進退。

若問當前交往對象可否更進一步或結婚?不要因為急著成家,不要因為怕自己會老,不要因為怕會失去他等等因素,就迫不及待的要和交往的人更進一步或結婚。愛情需要彼此的了解,也需要雙方相處能夠融合,這才是婚嫁的上選。因此,此事還需要繼續經營,而不要急著往結婚道路走。

若愛情、婚姻面臨分手、困頓,問挽回或關係和好?若是愛情分手了,不要因為寂寞需要有伴,不要因為是分手,就只顧著要挽回。愛情需要找個個性相融的,也需要門當戶對,若是條件不適合的話,就不要勉強複合。

工作求職創業事業:若求職問工作在何方或工作前途?若找工作,不要因為一時找不到,就隨便找一個。工作必須是正派的工作,而不要找非法的行業,以免造成來日的遺憾。

若問創業、事業前途?若經營事業者,不要因為利益,就不顧道義去做非法的勾當,或是欺騙消費者,或是壓榨員工等等,當以正道而經營,這才是長久之計。

考試競賽升遷競選:若問考試或各種競賽前途?不要因為想要得到功名,想要得到掌聲,就不顧自己能力而要參加各種競試。這樣會是得不償失的。

若問升遷、升官運途?若想升遷,必須評估自己的份量,若有足夠份量再去爭取。若自己份量差太多,那就不要折磨自己,省下謀求反而更輕鬆。

投資理財:若是投資的話,不要因為想要賺錢,就不顧市場的風險而盲目投資,以免造成虧損的遺憾。

經商生意:若是做生意的話,不要因為利益,就失去道德。若能秉持正道而經營,這生意才能做的長久。

房地交易:若想買賣房地產的話,不要盲目的隨人搶購或拋售,當自行理性思考有無必要買賣,再進行你的買賣。

治病健康:若是治病的話,不要為了康復,就不顧副作用或風險,而盲目治療,這反而會帶來更大的傷害。

轉換變更:不要因為一時事情不順暢就急著要更換,當理性思考其必要性,再做決定。

求孕求子:不要因為沒有子女,就想要生育兒女。當思考自己的能力,思考自己有否必要生育,有無能力養育等等,想清楚了再決定要不要求孕,以免造成後悔。

官司訴訟:不要因為一時與人紛爭,或是利益有損就要與人相告。當作長遠的思考,以免得不償失。

尋人尋物:若是尋人尋物者,這恐是因為喝酒而遺失的。但失物已不知去向。

遠行出國:若想遠行發展的話,不要因為虛榮,不要因為看別人都出國,自己就想出國。當思考自己有多少能力,有無必要這樣做,再決定是否遠地發展。

簽詩故事一❃ 莊子試妻

莊子,周朝人,姓莊名周,字子休,宋國蒙邑人。在周朝為漆園吏。

有一天,莊子在山上遇到一名女子,蹲在新墳前,拼命搖扇,好像要把墳上濕漉漉的土煽幹。莊子不解她的用意,便開口問她。她表示,墳中葬的是他丈夫,丈夫臨終遺言,要等墳上土乾後,她才可以改嫁。她等不及了,於是猛煽墳土,讓它快乾,好追尋第二春。

莊子想到世間居然有此薄情的女子,感嘆不已。繼而想到,自己的妻子會不會也這樣呢?疑心病起,便想試探。

莊子的太太姓田,夫妻平日感情甚篤,莊子為考驗他妻子的忠貞,決定裝死試探。

聽說莊子急病而亡,包括親友等四方人士,許多人前來弔唁,其中來自楚國的王孫,長得英俊瀟灑,位尊多金,他見田女士新寡,楚楚可憐,便追求她。田女士不堪誘惑,愛上王孫,才廿天兩人就成婚。

當晚,酒酣耳熱之際,王孫突然心髒病發,命在旦夕。

田女士嚇得驚慌失措,急問王孫如何是好,王孫忍著痛楚,告訴田女士,要用死屍的腦漿才能起死回生。

死屍到哪找呢?田女士念頭一轉,丈夫不是剛死嗎?田氏忘了從前的夫妻情義,竟然拿著斧頭,劈開丈夫的棺木,準備取出他的腦漿做藥。

不料劈開棺木,莊子居然復活了。田女士羞愧得無地自容,自縊身亡。

(本故事喻,為了私利違背情義,不能苟同。)

簽詩故事二❃ 李廣灞陵夜獵

李廣與匈奴作戰失敗,被漢武帝貶為平民,過著隱居的生活,一天遇朋友來訪興起,乘著黑夜出外至灞陵打獵。

射獵後由於歸城太晚,城門已經關閉。

李廣說:“開城門哪!”

守城官吏就問:“來者是誰?”

李廣自報:“我是以前的李將軍(故李將軍)!”

這個官吏笑道:“就算是現任的將軍也不能通過,更何況是故將軍呢?”受到羞辱的李廣只好在城外睡了一晚,隔天再進城。

後來李廣重新被漢武帝起用,就將看守城門的官吏叫來藉故殺了。

(本故事喻,公報私仇,不能苟同。因小罰大,不能苟同。仗勢欺人,不能苟同)